言情中文網 >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> 第一千一百六十二章 八荒

第一千一百六十二章 八荒

言情中文網 www.pokiuy.icu,最快更新凡人修仙之仙界篇最新章節!

    猿三上下來回打量了五顆金色丹藥幾眼,眼中驚喜之色越來越濃。

    “呵呵,龍五道友的煉丹之術果然高明,才五六年的時間就煉制出了五枚時間道丹,佩服。”猿三拱手說道。

    “猿三道友既然說要在十年內完成,在下自然要抓緊一些,再加上上天眷顧,運氣還不錯,這才勉強完成了閣下的要求。道友先看看這些丹藥是否有問題。”韓立淡笑的說道,將五枚時間道丹連同盒子放進了傳物法陣,然后掐訣一點。

    道丹和盒子一閃消失,出現在猿三身前。

    猿三也不遲疑,將五枚道丹一一拿起,仔細探查了一番。

    “五枚道丹都沒有問題,而且五枚都是三品道丹,比我預計的要好上許多。我從不占人便宜,除了約定的那塊水衍時王晶,我會再出一百萬仙元石,算作是額外酬謝。”猿三點點頭,說道。

    “額外酬謝就不必了,猿三道友你不占人便宜,在下也是一樣,既然當初說好五枚時間道丹換那塊水衍時王晶,道友將水衍時王晶給我就行。”韓立心中一動,淡淡開口說道。

    猿三聽聞此話,一時默然,但看向韓立的目光卻微微一亮。

    “想不到龍五道友也是性情中人,好,我們今日便交個朋友如何?在下雖然沒有龍五道友那般煉丹手段,卻也有些人脈手段,尤其在收集各種罕見材料上有些路子,不算無用之人。”猿三驀然哈哈一笑,說道。

    “自然樂意之至。”韓立眼神一動,口中笑道。

    他和猿三雖然交流不多,但此人能拿出水衍時王晶,又有足夠的材料讓他煉制時間道丹,必然在收集時間法則材料上有些手段。

    他推掉那一百萬仙元石的報酬,目的便是拉近和猿三的關系,以便從其身上打聽到其他時間法則之物的下落,自然不會拒絕和對方進一步交流。

    從目前看來,對方和自己在某種程度上,倒算是同一類人。

    “在下得了這五枚道丹,需要即可去安排一些事,今日就不和龍五道友深聊了,道友日后若是到了九元城,千萬記得聯絡于我,咱們好好把酒言歡一番。”猿三說道。

    “九元城!”韓立聞言眉梢一動。

    他曾經藍顏說過此城,乃是九元觀山門附近的一座巨城,也是大金源仙域最大的幾座城池之一,這猿三莫非是九元觀的人?

    韓立心中念頭轉動,口中卻連聲答應。

    猿三隨即翻手取出那塊水衍時王晶,用傳物法陣傳遞給了韓立。

    兩人都急著處理各自到手的東西,很快便斷傳訊。

    韓立掐訣關閉交易界面,看著手中水衍時王晶,嘴角忍不出上翹,立刻運轉《大五行幻世訣》,凝練出那個金色圓環,包裹住水衍時王晶。

    “咔嚓”一聲!

    水衍時王晶碎裂而開,無數水滴形狀的金色光點飛射而出,融入金色圓環中,然后一閃化為一根根金色晶絲,足有四十一根之多,盡數飛射纏繞在光陰凈瓶之上。

    他體內時間法則之力猛增,幾乎恢復到了之前全盛時的程度。

    韓立閉上眼睛,默運《大五行幻世訣》,五件時間法則之物繞身旋轉,果然比以前順暢了許多,心中再次一喜。

    他隨即搖了搖頭,掐訣收起了《大五行幻世訣》,翻手取出通天劍陣陣圖,繼續參悟其中玄妙,一刻也沒有停歇。

    前方八荒山不知有什么情況等待著他,現在必須爭分奪秒的提升實力。

    通天劍圖懸浮在韓立頭頂,散發出柔和的光芒,籠罩住他的身體。

    一縷縷玄奧劍陣變化從通天劍圖中流出,然后韓立心頭流淌而過,他對通天劍陣的理解飛快加深。

    修煉無歲月,轉眼間又是數年時光流逝,八荒山終于遙遙在望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蠻荒界域疆域之大無從計算,只不過是因為一處處仙域雜處其間,才將其分割成了形狀極不規則的一片片區域,八荒山算是其中一處十分特別的所在。

    之所以說其特殊,是因為蠻荒界域山河無數,其中不乏一些仙域都難以尋得的雄山大岳和裝闊江河,但其中幾乎一大半的山脈起點和江河源頭都在八荒山。

    故而說八荒山是整個蠻荒界域山脈江河的龍頭所在,也不算過分。

    也正是因此,當年在八位真靈王試圖結束蠻荒界域混亂時代的時候,八荒山便成為了他們會盟結誓的地方,也成為了整個蠻荒界域的圣山。

    在八荒山頂峰之上,佇立著一座黑石壘砌的圓形大殿。

    大殿四周封閉,只在正中央處,架著一個半人高的暗紅色火盆,里面正有一叢叢金色火焰裊裊燃燒著,火勢不算太旺,將四周映照得影影綽綽的。

    環繞著大典四壁,擺放著八張石質座椅,樣式十分簡樸,看起來就像是尋常村野農家粗制濫造出來的石椅一樣,上面有一種十分粗礪的質感。

    每一張座椅之后,還都佇立著一座丈許來高的石雕塑像,其中大半都是一副張牙舞爪的兇獸模樣,正當中處卻有一個殊為不同。

    其同體雪白,形如雄獅,鬃毛蓬松,頭上生有雙角,頜下生有胡須,看起來面目頗為和善,身后還生著一只又長又粗的尾巴,盤旋一處便如一團潔凈白云。

    與其他石雕前座椅空空的樣子不太一樣,此獸身前的石椅上,正坐著一名身著雪白長袍的中年男子,其面如冠玉,生得劍眉星目,俊朗不凡,一雙眸子幽深如潭,瞳孔四周鑲嵌著一圈淡金色光環,看起來就好像潭中映月,熠熠生輝。

    只是在其頭頂之上生有兩道向后彎折的尖角,頜下還蓄有一小撮山羊胡須,并不算太長,倒給他原本溫潤肅正的面容上,平添了幾分生動氣息。

    此刻,男子手中正握著一卷青玉竹簡,卻并未去看,反而是將目光落在了大殿正中央的那架火盆之上,眼神有些飄忽不定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他將目光緩緩收回,臉上卻是多了幾分蕭索神情。

    當初便是在這大殿中,他與其他幾位真靈王歃血為盟,結束了蠻荒界域亙古以來的大混亂局面,只是如今八位真靈王群雄凋敝,這殿中僅剩下了他一人。

    而他,便是八大真靈王當中,最具智慧的神獸白澤,

    據說當年便是他從中斡旋,促成了八王會盟。

    之后,也是他和墨眼貔貅合力修訂的蠻荒法典,為整個蠻荒界域制訂了一套基本禮法,從而才真正讓蠻荒界域結束了群雄逐鹿的大混亂時代。

    “當年是我受了多少白眼,才把互相看不順眼的你們叫到一起。現在倒好,你們走的走,散的散,死的死,都當了甩手掌柜,這爛攤子還是落在了我身上,憑什么啊?”白澤目光一挑,掃過其他幾張空著的椅子,有些抱怨說道。

    抱怨過后,他自己又無奈一笑,看著盆中火焰,繼續說道:

    “這些年來,這蠻荒之火越發萎靡了,整個仙界亂象漸起。大勢裹挾之下,我們蠻荒界域恐怕也難以避免,修羅血門不得不開了,你們想躲清凈也躲不了了……”

    說到這里,白澤似乎又有些開心,輕撫著自己的山羊胡須,笑了起來。

    大殿中開始回蕩起他的聲音:“大風起兮云飛揚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八荒山下,佇立著一座黑色石城。

    城高百丈,下方的門洞處熙熙攘攘,喧囂無比,正有一隊隊異獸馱載的車隊,浩浩蕩蕩地趕往城內。

    一支原本很不起眼的小型車隊,夾雜在所有龐大隊伍中,反而顯得有些礙眼。

    車隊正當中的一輛車架前,一個身形高大的銀角犀族男子從前面走了回來,臉上多有些擔憂之色,其不是別人,正是桑圖。

    “石前輩,馬上到了鎮荒城了,前面城門口處查得很嚴,憑我們兩族的身份……有些不足,恐怕很難被準許入城,還是需要前輩出面才行。”桑圖來到車廂旁,搓了搓手后,說道。

    獸車之內坐著的,自然正是韓立。

    這一路上,他一直隱藏氣息,除非有大妖襲擊銀角犀和云紋虎兩部落之人時,才會出手以迅雷手段震殺來者,否則便一直藏在幕后,不顯山不露水。

    如此一來,反倒是令銀角云紋二族對其愈發敬畏有加。

    仙界以實力為尊,蠻荒更是如此。

    說到底,以桑圖和云豹兩人的實力,自然看不出韓立身上真靈血脈的古怪之處,但若是遇到實力超過韓立的存在,就很難隱瞞得住了。

    一旦韓立的人族身份被識破,必然會引來許多不必要的麻煩。

    他來這里可是有正事要辦,不是來自找麻煩的。

    “無妨,一會兒你們接受查驗便是,一切有我,無須擔心。”韓立淡然說道。

    聽到韓立如此話語,桑圖的心就放下來了大半,這一路來花費了數十年時間,他和云豹在見識過了這位“石前輩”的許多手段之后,對其是越發信服起來。

    他看了一眼正在駕馭獸車的云豹一眼,后者點了點頭,繼續駕車往前。

    經過這么長時間的相處,他們之間的關系也緩和了許多,彼此間倒也多了幾分默契。

    隨著時間流轉,臨近傍晚時分,他們兩個部落的車隊才終于來到了門洞前,守城的兩名士卒手中執戟,生得鷹首人身,雙目凌厲,將車隊攔了下來。

    “停下,你們是哪個部族的?”其中一人目光掃了一眼車隊,問道。
双色球蓝球投注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