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情中文網 > 錯嫁替婚總裁 >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 番外之李臣中招

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 番外之李臣中招

作者:分花拂柳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
言情中文網 www.pokiuy.icu,最快更新錯嫁替婚總裁最新章節!

    李臣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,簡直是如同晴天霹靂,整個人都炸在那里,半天都沒有回過神來。

    怎么可能?

    褚軍怎么可能會遭受輻射?

    上次用來陷害李良的東西,早就被毀了,根本找不到第二個。

    這些東西都是嚴格看管,絕對不能出現疏漏的。

    李臣還是費盡心機,才弄到了那么小小的一塊。

    李良根本接觸不到這些東西,他又是怎么得到的?

    等等,他為什么會想到李良,難道說,褚軍的輻射,是李良的手筆,李良是在向他們復仇?

    李臣瞬間驚悚了。

    他覺得自己應該get到了真相。

    不可能,不,絕對不可能,李良沒這個本事。

    不過,李良沒這個本事,李良的同學呢?

    他們到底是什么人?

    李臣的心,瞬間就亂了。

    李臣下意識的把自己身上所有的東西都給扯了下來,每樣都仔細的回想一下 ,是不是有陌生人給的東西。

    可是不管他怎么想,都不曾有一個是陌生人送來的。

    “咚咚咚。”外面響起了敲門聲:“大少爺,二少爺過來了,說是想見見您。”

    李臣心底一慌:“他來做什么?”

    外面的傭人沒說話,李良的聲音輕輕的響了起來:“我只是想來看看大哥,想跟大哥聊會兒天。大哥干嘛這么緊張?又不是有什么不能見人的東西。”

    李臣的心,沉了沉,等平復了心情之后,才過來開門。

    門一打開,門外的李良眼神昏沉,形銷骨立,一看就不是長壽的。

    李臣的心,逐漸安靜了下來。

    也是,李良都這樣了,他還能怎么對付自己呢?

    不過是自己嚇唬自己罷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情?”李臣沉聲問道:“有什么事情不能在公司說嗎?”李良低垂下眉眼,輕輕開口說道:“我聽說褚軍先生生病了,也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,我原本想去醫院看望,卻被阻攔在了外面。所以我想著過來問問大哥,想跟大哥一

    起過去看看。褚軍先生畢竟是我們公司的大股東,又是在分公司擔任要職,不去看望一下,我這心里過意不去。”李臣認真的看了一眼李良,確定他這句話是出自真心實意,而不是諷刺之后,才開口說道:“既然褚軍先生不方便看望,那就等以后有空方便的時候再看望就是了。你還有

    別的事情嗎?”

    李良的視線不經意的掃過李臣身后的桌子上,上面擺了很多的東西,顯然都是李臣身上隨身攜帶的。李良很快收回了目光,說道:“沒什么,我就是想著,褚軍先生看著是一個大大咧咧的人呢,其實心細如發。他是一個很討厭別人懷疑他不信任他的人,所以當年,父親大手一揮,給了褚軍先生很多的股份和很高的職位。褚軍先生也很有本事,因為父親的賞識和信任,一直對我們李家忠心耿耿,盡職盡責。所以,我身為李家的少爺,才想

    著在這個時候,不該不去看望一下。既然褚軍先生不愿意見我,那么就請大哥幫忙走一趟,去看望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李良這番話說的合情合理,一點出格的都沒有。

    就連李臣都想不出,李良這番話,是不是還有別的意思。

    李良走了之后,李臣坐在沙發上,想了半天,覺得李良的話其實是有道理的。

    褚軍這個人看似大喇喇,其實心眼很小,比針尖大了那么一丟丟。

    如果他送給自己的玉觀音,自己不戴在身上的話,只怕他會懷疑自己,跟他不是真心合作的吧?

    李臣猶豫了一下,又重新將玉觀音戴在了身上。

    他現在不能失去褚軍的支持,他要忍,等到鏟除了那個討厭的李良,他就能擺脫一切控制了。

    想到這里,李臣決定去醫院看望一下褚軍,順便問問褚軍到底是被什么輻射的。

    這個問題,李良也很想知道。

    他當時被輻射的時候,不過是一天的時間,就出現了全身臟器的大幅衰退,差點死在了醫院。

    可是李臣的情況,似乎跟他很不同。

    那么,放在玉觀音里的東西,到底是什么呢?

    李良帶著這個疑問回到了自己的別墅,詢問了沈遠。沈遠笑著說道:“這個嘛,暫時是個秘密,不能告訴你們。唯一能告訴你們的,就是這個寶貝,是我父親的研究室里做出來的,確實跟一般的輻射源不同,是帶有一定迷惑

    性但是又會徹底摧毀人體免疫功能的。”

    阿綾說道:“沒想到崇明先生還喜歡玩這個。”“我父親的愛好一直很廣泛。”沈遠點點頭,表示贊同:“只不過這些東西,他已經都玩膩了。他年輕的時候,也曾經做過一統江湖的夢想,不過很快,這個夢想就被更大的

    夢想取代了。”

    屋子里所有人都好奇了起來:“那是什么夢想?”

    “自然是娶沈家老六回家。”沈遠輕笑了一聲:“自從父親遇到沈家人,就再也沒有做過這個夢,他的往后余生,基本上都圍繞著沈家轉了。”

    話音一落,所有人都秒懂。

    可不是嘛!

    自從崇明先生遇見了沈陸先生,那是一見卿卿誤終生,再也沒有了曾經的狂野不羈。

    “放心好了。”沈遠對李良說道:“李臣只要佩戴超過一周的時間,天王老子都救不了他了。”

    李良狠狠松口氣:“多謝表哥!”

    沈從辰問道:“是不是李臣死了,李良就能繼承家業了?”

    聽到沈從辰的話,房間里的幾個人,都笑了。

    李良眼神溫和了幾分,他覺得這個世界夠黑暗了,卻還有這么赤誠的心,真的太難得了。

    李良似乎明白了,為什么沈家人把沈從辰養的如此不諳世事如此至情至性。

    大概就是,看的太多太多黑暗和絕望,所以就讓他這輩子能夠開開心心無憂無慮過一輩子。

    李良莫名的就羨慕了起來。

    他也好想這樣一直一直下去啊!

    只可惜,他沒那個命。

    沒人護著他,他唯有堅強,唯有頑強的活下去。

    李良回答了沈從辰的問題:“嗯,我會從父親的手里把該屬于我的一切,都拿回來。”然后徹底散掉,一個人離開。
双色球蓝球投注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