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情中文網 > 都市修真傳 > 第159章 跪下!

第159章 跪下!

言情中文網 www.pokiuy.icu,最快更新都市修真傳最新章節!

    就在他盤算的時候,眼睛突然被赤紅色的光芒填滿。

    “不!”

    噗呲!

    白寧手起刀落,斬下了湯天武的頭顱。

    湯天武的頭顱在大理石地面上滾動了幾下,停止不動,滿臉的不甘和難以置信之色。恐怕他到死都不明白,白寧怎么敢殺自己,他就不怕湯家震怒嗎?

    整個會所雅雀無聲,死一般寂靜,所以人都目瞪口呆,倒吸了一口冷氣。

    “嘶~”

    他們沒有想到,白寧竟然真的敢殺湯天武。

    那可是湯家年輕一代最為杰出的幾人之一,嫡系中的嫡系。

    湯家絕對不會善罷甘休的。

    “要出大事了!”何小軍臉色蒼白,喃喃道。

    在無數人難以置信的目光下,白寧緩緩轉過身來,目光幽幽,望向楊甫圭、易尚德、李豪杰等人。

    他似笑非笑道:“現在該輪到你們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吧,他在殺了湯天武之后,竟然還要追究其他幾家,他不要命了嗎!?”

    轟的一聲,整個大廳像是被人丟進去一個超級炸彈一樣,直接炸了。

    白寧殺了湯天武,便意味著他已經和津門第一世家湯家不死不休。

    如果他再把易尚德、李豪杰等人給打傷,那他幾乎得罪了津門所有的一流世家,更別說其中還有瑞隆太子爺楊甫圭。

    這些世家的力量加在一起,哪怕就是京城四大豪門都不敢戳其鋒芒,而白寧只不過是一個蜀都省的地下龍頭罷了,如何能抵擋的住。

    如果是一個聰明人,剛才就不會對湯天武下死手,給自己留一線生機。如果是一個聰明人,在殺了湯天武之后,就會給自己找一個臺階,放過其他幾家世家公子。

    但是,顯然,白寧并不是一個聰明人。

    面對兩個關鍵的抉擇,他選擇了兩條在別人看來,完全就是傻瓜才會選擇的道路。

    何小軍直接看傻了眼,心中震撼,這白大師也太霸氣了吧,竟然要趕盡殺絕。

    湯亦菲站在二樓,身形綽約,俯視著白寧,自家人被白寧殺死了,她不怒反笑,玩味的喃喃道:“有點意思。”

    馬蘇彤、湯茂妍、趙博芮等人,全都愣住了,震驚的望著白寧的背影。

    “他想干什么?難道非要把所有人都得罪,他才滿意嘛?”湯茂妍心里想道。

    易尚德、楊甫圭、李豪杰等剛才對白寧咄咄逼人的幾人,聽到白寧的話后,皆盡失色。

    他們這些世家子弟,早就習慣在規則之中行事,平常擅長的也是玩弄心機手段,講的是利益,什么時候見過白寧這種,一言不合就殺人的,而且看樣子還沒打算他們。

    雖然白寧召喚出火焰刀,斬下湯天武的頭顱,讓他們為之一驚,但是慢慢回過神來,他們還是抱著固有的思維,認為白寧不敢對自己怎么樣。

    面對一個湯家,白寧就沒有絲毫勝算,如果再把他們幾大世家徹底得罪,白寧將會面臨十死無生的局面,兇險無比。

    聰明人是不會把自己的后路全都堵死的。但是他們沒有想到,白寧竟然不打算放過他們,把自己的后路全都給堵死了。他難道不知道接下來自己會面臨什么局面嗎?

    “白大師,適可而止,你已經得罪了湯家,難道還要得罪我們嗎?

    我們幾家聯起手來,所能發動的能量,遠遠超出你的想象。

    今天如果你高抬貴手,那我們之間的事就此揭過,從此大路朝天,各走一邊。

    在湯家對你出手的時候,我們幾家絕對不會落井下石,甚至說不定還可以為你提供一定的幫助。怎么樣?你好好考慮一下?”

    津門易家的大公子易尚德站了出來,看似是在勸說白寧,其實話里話外,滿是威脅的意味,甚至最后還給白寧開了一家空頭支票。

    易尚德似笑非笑的看著白寧,眼神之中頗有些威脅的味道。

    在他看來,自己已經把利害關系講的這么清楚了,只要是一個智商在線的人,肯定會做出明智的選擇。

    幾次親眼看到白寧走向絕路的湯茂妍,此時再也惹不住了,小跑了過去,湊到白寧的耳邊,帶著一絲哀求的意味,輕聲說道:

    “聽他的,不能繼續錯下去了,否則,你在津門將會面臨四面楚歌的局面,把命都得丟在這里。”

    白寧眉頭微皺,看起來像是把話給聽進去了,他環視四周,目光從一張張表情各異的臉掃過。

    他看到了,臉色凝重正在等待他做出選擇的津門世家公子哥們。他看到了,二樓上居高臨下俯視自己的湯亦菲、韓小水二人。他看到了,一臉怨恨盯著自己的,湯天武的兄弟們。他看到了,嚇的瑟瑟發抖的湯依夏,看到了鎮靜自若的楊甫圭。

    最后,他的目光,放到了神態倨傲的易尚德身上。

    易尚德不為所動,目光直視白寧,眼神碰撞,并沒有碰撞出火花。

    但是白寧,看出來了易尚德目光之中透露出來的得意之色。

    易尚德在賭,在賭白寧不敢對自己怎么樣。

    他認為自己勝券在握。

    像白寧這樣會使用法術的人,他又不是沒有見過,那些人看似仙風道骨,不染塵埃,但其實一個個也是追逐名利和貪生怕死之輩。

    在真正的權勢面前,別說大師了,就是半仙、大仙,也得原形畢露。

    “螻蟻一般,也敢跟我講條件,不知死活。”白寧冷哼一聲,直接一掌揮出。

    易尚德眼中,一雙遮天蔽日的大手朝自己罩來,像是如來佛祖的五指山一樣,他面色陡然大變,流露出驚恐之色。

    他膽顫心驚,沒有想到白寧竟然絲毫不理會自己的威脅,悍然出手。

    在這一刻,他才發現,自己賴以憑仗的權勢、身份、計謀,竟然像紙片一樣脆弱,被白寧輕輕一通,就破碎了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清脆而又響亮的耳光聲響起,易尚德直接飛出去十幾米,砰的一聲,砸到了一家鋼琴上,把鋼琴蓋都砸了下去,而他的臉骨被白寧一巴掌給抽碎了,直接暈死了過去。

    死一般寂靜,無數人目瞪口呆的望著這一幕,呆若木雞,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“他竟然真的動手了!!!”

    在殺了湯家的湯天武后,白寧又把津門頂尖家族易家的大公子易尚德,給打的暈死過去了,像是打了一只阿貓阿狗一樣。

    在所有人震驚的目光下,白寧目光幽幽,盯著楊甫圭等人。

    楊甫圭、李豪杰、湯依夏等人如墜冰窖一般,不禁打了一個寒顫,這下他們沒人再懷疑白寧的決心了。

    看到躺在地上,已經人尸分離的湯天武,還有已經半死不活的易尚德,他們這才意識到,得罪白寧可是會死人的。

    楊甫圭壯著膽子,假裝鎮靜,看著白寧,眼神有些漂浮不定,開口問道:“你想怎么樣?”

    白寧臉色淡然,語氣淡漠,可說出來的結果,卻讓所有人大驚失色。

    “跪下來,自己抽自己十個嘴巴子。”

    “這不可能!”楊甫圭堅決說道,當著這么多人給白寧磕頭,而且還有抽自己耳光,還不如殺了自己呢。

    “對,不可能!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

    其他幾人也都群情激奮。

    楊甫圭道:“你說的我們根本就做不到,換一個條件,我給你十個億如何?”

    “我也可以給錢賠償你。”

    “對對,我也可以出錢。”

    白寧看著這一群激動不已的人,臉色陡然變冷,身上的殺機噴薄而出,鋒利刺骨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?那你們就去死吧!”

    話落,騰的一聲,他右手上的火焰刀暴漲,火焰耀眼,熾熱灼人,把他們給嚇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別殺我,我跪我跪。”

    還是有怕死的,一個青年頓時撲通一聲,跪了下來,絲毫沒有拖泥帶水,然后直接自己開始抽自己的耳光,用的力量很大,啪啪作響,而且一邊抽一邊說‘我錯了’。

    整個大廳寂靜無聲,所有都呆呆的望著這一幕。

    有人帶頭了,那些心里搖擺的也都紛紛跪了下去,然后開始抽自己的耳光,一開始還是輕輕的拍了一下,后來一狠心,使勁抽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這?”

    湯依夏見周圍人接二連三的跪下去,一臉糾結,但她的目光看到地面上已經人首分離的湯天武,最后還是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現在只剩一個人沒有跪,那就是楊甫圭。
双色球蓝球投注技巧